沈傲/景枫。
非著名鸽手,职业养老摸鱼。
weibo@剑影刀光月明。
有幸相遇。

关于

[黑簇]兔崽子饲养日记。

#ooc致歉。
#无脑摸鱼。

春困秋乏夏打盹。

微凉的秋意终是赶跑了最后一丝闷热,吐息间尽是清爽却也甚是干燥的凉气儿。

挣扎着从那被折腾成一团乱的被窝里钻出来,黎簇愣愣坐了一会儿清醒混乱的脑袋,方才打着呵欠揉着被泪水和一些不知名的东西糊住的眼角。过大的领口顺着肩上的线条滑落,露出少年人瘦削也不失力量的身子。黎簇倒也不在意分毫,伸了两个懒腰活动开筋骨过后,便就眯着眼睛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候。

一天的好心情,就从一觉自然醒开始。

瞧了一眼窗外的阳光,心想或许时间也尚早,索性趁着机会再补补这段时日里,在黑瞎子的各种折腾下一去不复返的睡眠时间。黎簇抬手挠了两下自己睡成一团糟的头发,寻个时间去剪一剪的念头刚跑出来,就为又一个呵欠赶到角落里。带了余温的被子往身上一裹,

——天大地大,现在是睡觉睡个够最大。

"鸭梨...小鸭梨——"在一脚踹开和用手打开房门之间犹豫很久。念着昨晚的确对小孩儿下手挺重的,黑瞎子便也收回了准备好踹门的脚。一下推开门瞧见了缩在床上的那一团,嘴角笑容一僵,"...大爷的。不错啊小兔崽子,能耐了啊,嗯?你黑爷我午饭都准备好了,你倒是享受了啊。"

长腿一迈,几步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望着用幽怨眼神瞪着自己的黎簇,黑瞎子揉一把他头上的毛,顺手捏了两下小孩儿软乎乎,还带着浅浅红晕的脸颊。没等打算顺毛的手开始动作,倒被这小猫儿的炸毛样儿逗笑了。

彻底解决了沙漠的事儿,俩人都是闲下来了。想着这小孩儿也没有乖乖读书高考的念头,黑瞎子索性就带着人儿四处跑跑。偶尔吴邪一个电话,也去帮着吴老板干点儿活。日子是自在得很。

苏万那会儿军训的时候,逮着机会便找黎簇哭诉自己到底受了什么非人的折磨。刚开始小孩儿还会正经安慰几句,两人聊久了黑瞎子也不大高兴,凑上去硬是亲得人不得不挂了电话去安慰另外一个家伙。结果没想到每天都能接到一个,听得黎簇烦了直接骂上他两句,直接挂了电话不理那面儿又开始哽咽的人。

挂完电话小孩儿还不解气,往黑瞎子大腿上一躺扯着人衣摆。"诶黑爷,你说苏万这小子,沙漠一趟儿都没事儿人一样回来了,一破军训能把人整成这样儿么。"瞅着黑瞎子墨镜后面的那双眼睛,黎簇嘿嘿一笑,心想着黑爷笑起来可真好看,一点儿瞧不出这家伙年龄是个三位数了,不过也就数他见过次数最多了。

"呦呵,你啊,还意思说人苏万。"黑瞎子笑着一巴掌拍上这傻笑个不停的小孩儿的额头,疼得人嗷嗷叫两声过后又揉了黎簇的脑袋几下。也不知这小家伙从哪儿来的底气,要是这小子能有苏万一半听话上进,也不至于三天两头得把人摁床上捶一顿过后再办事儿了。"就你这小崽子厉害是吧,嗯?"

"不敢当不敢当,还是黑爷您比较厉害。"好歹和人在一块儿这么久,黑瞎子是什么脾气黎簇还不早就摸个一清二楚,这会儿也就顺着杆儿往上爬了,笑嘻嘻地凑上去反过来给人把一身豹子毛捋顺了。"靠,我操,...黑爷,疼疼疼...别打别打!!嗨嗨嗨,..不是,真疼哈。错了错了...不敢了不敢了..."

自家小孩儿就是吃硬不吃软的性子,给两下威胁威胁就差不多了,黑瞎子也就不多和黎簇计较什么,反正最后顶多让人在床上躺个半天一天起不来呗,不是什么难解决的事儿。

半哄半威胁的,好不容易等到黎簇瞪着一双眼睛不情不愿地从被窝里钻出来。一番闹腾过后露出一大片儿美妙的肌肤倒是让黑瞎子饱了眼福。本来脑子里就没怎么装过正经东西,对着自家小朋友那更是满满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画面。就是被黎簇龇牙咧嘴地示威一番,也没能淡下愈发危险的笑意。

黎簇瞧着黑瞎子那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的笑容,没敢再赖一会儿,乖乖跑去水池那儿刷牙洗脸一气呵成,末了还抓抓那一头乱毛搞了个自己甚是满意的造型,对着镜子笑个不停。

黑瞎子就站他身后瞧着这小子作。抱臂倚在墙上一眼不发,就是墨镜后面那双眼睛忽明忽灭的。黎簇只消回头望一眼,便能猜到他又冒出什么念头来。

桌上仍然是一成不变的青椒炒饭。黎簇到现在也没弄个明白,黑瞎子分明该是个大厨的手艺,偏偏天天顿顿就单单做这一样儿,几十年怎么也没见人腻呢,反正他是受不了,隔三差五把黑瞎子赶出厨房展现展现自己的厨艺改善伙食。就是每回苏万那小子过来的时候,黎簇多半是不进厨房的。也不知道为这事儿苏万和他抗议了多少次。黎簇装傻不说话,黑瞎子自然也不多说,有人尝他的青椒肉丝炒饭,他开心还来不及,怎么会舍得让大好机会白白溜走呢。

黎簇对着镜子耍帅耍够了才想起来已经是午饭的点儿了,凑到黑瞎子身边左看右看的,见着人没有一点儿恼的意思才放下心来。他可不想又挨一顿揍。虽然两人打打闹闹偶尔也认真来上几次,格斗技术多少是长进了的,——上回还被吴邪夸了,但是对上黑瞎子这不知道有多少年实战经验的人,怎么看都没什么赢的可能。"黑爷你站这儿干啥呢,那一桌炒饭都要凉了。"

"刚刚叫谁起床花那么久的,小鸭梨,嗯?"一直感叹这小孩儿怎么一回来那副精明样儿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就剩下现在这懒散的样。黑瞎子伸了手指轻轻一戳黎簇的额头,少年人面上的笑怎么瞧怎么好看,移不开眼。"去,吃完饭记得把碗洗了。下午收拾收拾东西,老吴那儿又来电话了。"

不过必须得承认的一点就是,这小东西一没心没肺地傻笑起来,黑瞎子就觉自己这么些年是当真白活了,跟那小崽子一样儿心脏跳得砰砰直响。

行呗,反正往后日子长着呢。

咋地,谈个恋爱,不腻歪怎么成。

评论(9)
热度(111)

© 寻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