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傲/景枫。
非著名鸽手,职业养老摸鱼。
weibo@剑影刀光月明。
有幸相遇。

关于

[黑簇]恶作剧与雪。

#ooc致歉。
#复健,找点儿手感。


被暖气蒸成一片绯色的面颊,眸子里却闪着光。就像是饿了整整一天的小狗终于瞧见了它心心念念的肉骨头来。即便室内足够温暖,玻璃还是无法隔绝外界的寒气,不过黎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双手撑着沙发的靠背紧紧盯着窗外逐渐暗下去的天色与这一场突然降下的大雪,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黑瞎子刚端着晚饭从厨房里出来,便望见那穿着件亮色卫衣的小孩儿,看见一场雪就激动地连脚上的鞋也踢掉了,迫不及待地凑到窗边。到底还是个刚成年的小崽子,黑瞎子也只得无奈地笑了笑,放下手上的盘子往黎簇那儿慢悠悠地走去,趁人不注意就摸了一把漂亮的腰线。

"就一破雪有什么好看的。喏,再不去吃可就没你的份儿了啊。"手上不安分的动作换来小孩儿毫无威慑力的一瞪,黑瞎子倒是心情更加好了几分。就着自己手还搭在黎簇腰上的姿势,把人儿搂紧自己怀里,坐在沙发上也扭头欣赏起这雪来。可惜比起安安静静瞧着雪落,他倒更愿意逗着小孩儿说话,"小鸭梨,你说你要是跟吴邪一样在南方长大,见着个雪激动点儿我也能理解。你一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再大点儿的也见多了,去,吃饭去。"

"成成成,黑爷您眼界高阅历多,我黎簇是比不上您。我吃饭去还不成嘛。"看个雪都要打扰,要不是当真怎么也打不过,小爷还至于受这口气么。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四个字生生给咽了回去,黎簇一肘子戳人胸上,带了三分恼意,实际上也没用多大力气。几下挣脱开黑瞎子趁势乱摸的手,心里已然暗自盘算着什么把戏。再走了几步瞧清楚那晚饭,成,这回一定要整他。


自从两个人在一块儿后,除了偶尔黎簇受不了那时不时就来的青椒炒饭,自己会动手做点儿简单的菜改善伙食以外,黑瞎子也基本没怎么让小孩儿进过厨房,所以洗碗这事儿自然也就落在了他头上。

小心翼翼地关上窗户,转头打量了厨房里的人一番,确定没被他发现自己的这些小动作,黎簇瞧着手心里的那捧松软的新雪,笑容里尽是计谋得逞的狡黠。蹑手蹑脚地溜到哼着歌儿洗碗的黑瞎子背后,强忍着笑捏了一点儿雪塞进他的衣领里。

"黑爷!!Surprise!!"瞧见黑瞎子僵了片刻的身子,黎簇忍不住扶着门框笑出声来,被墨镜后面那双眼睛盯着也没有一点儿怕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好不容易收敛起来,抬头看见黑瞎子面上意味深长的笑,又扑哧一声笑出来。

"呦呵,小兔崽子现在真是能耐了啊。"索性停了动作倚着墙看着他笑,黑瞎子伸了手指戳戳黎簇的额头。看来这小孩儿这么久了也没长记性,他黑瞎子那般小心眼儿的人,当然是会好好讨回来的,而且利息向来可都不低。抓过黎簇背在身后显然还藏了点儿雪的手,低头亲了亲他被冻得通红的手指,笑意是发自内心。他在这世上孤身一人见过太多风雨了,这小崽子身上的朝气,已然足够温暖所有严冬。恶劣地有意压低了嗓音,"晚上让我来瞧瞧到底能耐成什么样儿了。"

手里握着的最后一团雪也彻底融化成水了,甚至比黑瞎子手的温度还要再高上些许,他也不觉得手很冷了。黎簇慌慌张张逃离了厨房,窝在沙发上再不敢抬头向那儿望一眼。

评论(6)
热度(55)

© 寻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