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傲/景枫。
非著名鸽手,职业养老摸鱼。
weibo@剑影刀光月明。
有幸相遇。

关于

[黑簇]"我回来了。"

#ooc致歉。
#情节是胡诌的。
#温馨三十题一点儿也不温馨。(

该死的幽闭恐惧症。

虽然说这沙子底下的空间里,不知什么缘由并不缺乏氧气。却是在现下这样儿眼前一片黑暗瞧不见一丝光亮的情况底下,觉得空气愈发稀薄起来。黎簇摸了一把腰上的匕首,暗自庆幸一番,还好身上总算有件可以防身的武器。然而胸腔隐隐有些疼痛,肺叶里缺乏氧气的感觉一点儿也不美妙,脑子也开始变得不清醒。

好歹算是在死亡边缘打过几个滚了,怎么说也不是过去那个没用的黎簇了。偏偏这个时候,当初被自己那个父亲打进储藏室锁上几个小时不见天日的记忆,又出现在脑海里。

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崩溃地喊叫出声,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还不知道在哪儿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呢。怕是一个轻微的响动就能把那些玩意儿引来。

触发机关的时候,意外和吴邪黑瞎子他们分开,结果睁开眼睛就发现头顶上有双绿得发光的眼睛盯着自己瞧,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哪怕现在回想起来那比黑飞子还诡异的东西,黎簇还是会不自觉抖上两抖。

呸。这黑瞎子倒还真会懵人。吴邪那一身忽悠人的伎俩,估计也是从这家伙身上学来的。

身子紧紧贴着石壁摸索前行,忽然想起下来之前的晚上,黎簇恨不得给黑瞎子来上一拳。夜闯良家妇男的帐篷还赖着不走倒是有理了,被按着亲了几口又听他说什么底下有危险,先预支点儿东西免得没机会了。估计也是睡一半被弄醒迷迷糊糊得,居然就信了他的鬼话。打不着人,也只能捶墙泄愤了。黎簇揉揉自己被捶痛的手,可真是气死人了。

真打也打不过,每回动起手来,看上去前几下的确自己好像还挺厉害,差点儿就打中人了。结果过了这几下就被黑瞎子特别轻松地擒了双手,扭在背后,被压在墙上没有反抗的余地。然后最终以什么结束,一想就知道。平常打架赢不了就算了,他黎簇技不如人,认了。可是为什么打完还要被按在床上折腾一晚上啊。

啧,他现在腰还有点儿不舒服呢。


"小兔崽子,在地下还敢分神,怎么,不要命了?"

只有自己呼吸声的空间终于响了别的声音。黎簇愣愣地瞧着自己眼前被人一刀砍成两节的,又不知道是什么奇奇怪怪自己压根儿没听过的品种的蛇,闪身躲开那差片刻就要溅到身上的恶心液体,瞪着那一身万年不变的黑衣服都和阴影融为一体的黑瞎子。

"哟,反应力不错嘛。果然,年轻就是好啊。"将手里的水壶扔给靠着墙的那只气呼呼的小狼崽,黑瞎子转着手上的匕首细细瞧着黎簇身上有没有什么伤口,"喏,赏你的。你要饿了,包里青椒炒饭也还多得很,想吃多少吃多少。"

"...。得,黑爷,要是您别一见面就尸体往我脸上扔,说不准还能有些胃口。"没好气地又瞪他一眼,黎簇接过水壶一口气喝了大半,胸腔的疼痛终于缓解了不少。一脚把那两节的尸体踢到黑瞎子的脚下,见着这块地方还算干净,索性坐下放松会儿紧绷了许久的身体和精神,"吴邪呢?"

"出息了啊,我都在这儿了还敢想吴邪。"丝毫不在意地跨过那尸体,直接在黎簇身旁坐下。听得他这话不自觉微微挑了眉头,就那么直直盯着都快躺到地上的黎簇,笑了笑一巴掌拍上他的背。

"嘶,...黑爷,黑爷,别别别,疼,真疼。"约摸是掉到这地方的路上撞上了墙,醒来之后只觉得背疼得和当初被刻上那个什么七指图的时候有的一拼了,黑瞎子冷不丁的一拍,弄得黎簇只能龇牙咧嘴倒吸着凉气求饶,"我错了我错了,不想吴邪了还不成么。你你..别再打了啊.."说着又不动声色地往左边挪了几寸,免得自己又被瞎子式关爱一回。

"被拍两巴掌怎么了,不就背上青了一块么,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家姑娘被轻薄了一样儿。"笑着瞧他那动作,黑瞎子倒也不理会黎簇的反抗,一伸胳膊直接把快要缩成一团的人儿拽进自己怀里,"小鸭梨,要不要黑爷亲一口给你缓解缓解?"

黎簇只想一脚踹在他身上。上次那回他嘲笑自己本来还不服气,真正见过之后才知道黑瞎子身材的确是好,头一回看愣还被他笑了好久。但是现在自己背上估计青的那一块儿面积还真不大小,他身上还有装备,更是硬邦邦的,猝不及防被这么一拉,要不是他黎簇反应快,稍微侧了点儿身子,还不知道要疼成什么样儿呢。还亲,亲什么亲。

看着自己怀里这小崽子的神情,好像是真有点儿生气了。黑瞎子扫了一眼确认周围的确足够安全,干脆卸了自己那身东西好让黎簇稍微靠得舒服点儿,一手抚上他的背找找最严重的哪块儿地方,顺便亲了他额头一下,"忍着点儿啊,给你揉揉,过会儿好受一点儿。你要真疼就咬我,不过你咬也咬轻点啊。"

"诶诶,...轻点轻点儿..黑爷你谋杀..."剩下没说完的几个字儿倒再没有说出口的机会了,黎簇被他忽然亲上了的动作弄懵了,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两个人现在还在地下不知道哪个角落里,黑瞎子也真的敢。盯着他墨镜后那对眸子里透出来的笑意,轻哼一声将人压在地上试图夺取主动权。

不过也就是试图而已。揽着黎簇的腰,亲得都要喘不过气儿来才舍得放开。要不是这会儿还在地下,吴邪和王盟也不知道在哪儿,黑瞎子都想直接把这小家伙办了才好,却也没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就着这姿势望着黎簇近在咫尺的小脸儿,笑意更深。

"黑,黑爷,你..干..干什么..我告诉你啊,现在可是还在地下..."正平复着自己的气息,被黑瞎子那样儿瞧着,黎簇总觉得心里有些发毛,依着他往常的作风与下地之前的作为,也不难猜到那堆黄色废料该是又开始一点点充满黑瞎子的脑子了。

"怎么样,我刚醒就来找你了,感不感动。"

"...你要能把吴邪和王盟也带来,我会更感动的。"一个人在这种又黑又静的地方待久了而浮现出过往记忆的那种恐惧感,并不想在黑瞎子面前暴露出来。黎簇却也不得不承认,要是他再晚来一点儿,蛇不是最大的问题,但自己能不能维持理智可就说不准了。几次濒临死亡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胆子大了点儿是事实,心理障碍却也还是没完全跨过去。

从他没再看着自己的眼睛里能读懂小孩儿心里的那点别扭,也的确是担心他再度崩溃,所以才用了最快的速度赶到他身边。捧着黎簇的脸,黑瞎子亲了亲他的眉眼,

"我回来了,小崽子。"



-

两个人好不容易寻到出口终于回到地上的时候,吴邪和王盟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已经出来了。

黎簇狐疑地瞧着吴邪对着自己笑容很是意味深长,转头望了一眼旁边的黑瞎子,又看看王盟,完全不明白他那笑是什么意思。

"行啊,战况挺激烈的。"扔了一壶水给黎簇,吴邪望了一眼笑着的黑瞎子,就留黎簇一个人在那儿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是挺激烈。走小鸭梨,回帐篷睡会儿。"黑瞎子一挑眉,揽过黎簇的肩膀带着人往自己帐篷那儿走。被黎簇那副样子逗得停不下笑来。

根本听不懂这群年龄是自己几倍的家伙的交流,黎簇也只能懵着跟着黑瞎子回了帐篷。

"真下得去手啊。"王盟瞧着两人进了帐篷才敢出声感叹一句。
"人家的事儿我们就别管了。走吧,善后工作正好还没做呢。"起身拍拍自己衣服上沾的黄沙,吴邪环视一圈周围的动静,抬脚往入口去。

"诶老板你等等我啊..."

评论(8)
热度(165)

© 寻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