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傲/景枫。
非著名鸽手,职业养老摸鱼。
weibo@剑影刀光月明。
有幸相遇。

关于

[All叶]风月。

 @红炉压膝 炉炉太太生日快乐呀。最喜欢红炉压膝太太了!(棒读。

#ooc致歉。

#文题无关。

1.

异乡的清晨总归是不同于国内的。

 

昨夜难得有个无忧的好眠,今早自然醒得比往常早上很多。顶着一头凌乱的发,叶修打着呵欠揉揉自己的眼睛,瞧着窗外那明媚的日光,难得动了接受这他国阳光沐浴的念头。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倒也没点上,就那般叼在嘴里,过过瘾而已。

 

 

早在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就听着身旁的苏沐橙兴致冲冲地告诉楚云秀这酒店顶层的风景很不错,便也趁着今天早上这机会上去欣赏欣赏好了。若是等到下午那场比赛结束,恐怕就真没有一点儿时间了。

 

住得楼层本就高,清早这个点儿酒店里也没什么人会用电梯,到达顶楼不过片刻功夫的事儿。

 

一脚刚踏上草坪,便感受到有徐徐的微风迎面而来,叶修不免暗叹两句,这群人倒也真会享受。不过久违的早起,感觉确实不错。环视一周,意外地发觉这楼顶上竟还有个比自己到得还早的人儿。本是没打算惊动他,自己不过也就看两眼风景就回去罢了,却是好巧不巧...

 

"叶修?"真没料到自己一回身,居然能见到叶修。王杰希微微瞪大了眼,做了一半停在空中的动作索性就收了回去,瞧着那人走到自己面前,"你这个点就醒了?"

"不行啊?诶,这我好歹曾经也是个早睡早起,作息规律堪比张新杰的三好少年啊。"上下打量一番王杰希这身行头,叶修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怎么总觉着他方才这架势,和魏琛提起过两三回的,那群在上林苑里早起晨练的老头子没什么区别嘛,"看不出来啊...杰希你居然真有这种爱好。"

 

"既然对身体有好处,再说晨练年龄又没有什么硬性规定。"王杰希瞥他一眼。经历过微草那群难管的小朋友们对于自己晨练的极度震惊后,叶修这不过轻飘飘的一句话真没什么影响。

 

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叶修的目光在王杰希身上某些部位多停留了一段时间,脑子里冒出来的话也不敢就那么直白地说出来,只能自己偷着乐。被王杰希那对大小眼盯得有几分不自在,才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杰希啊,你可是比我还小两岁呢,怎么...啧啧,不行啊。"

 

愣是没料到叶修会来这么一出。王杰希懵了几秒拽过人下巴仗着几厘米的身高差,眯眼瞧着笑着的叶修,"你要想知道我行不行,现在就可以试试,我一点儿也不介意。"

 

"诶,别别别,别。好杰希啊,我错了,我错了哈。"想着这一大清早,又是在人视野开阔到根本毫无遮挡的屋顶上,叶修还是没有这种胆子的,也只好给人求饶了。左看右看王杰希阴沉着的脸,主动凑上去亲了一口他的嘴角,不出意外地收获他的一声轻哼。

 

"嗯,这还差不多。"算是被叶修那一吻顺了毛,王杰希垂眸看一眼腕上的手表,见差不多要到供应早餐的时间了,便也就拽着叶修的手往电梯那儿去了。

 

-什么?晨练?这个..美色误人啊!

 

 

 

2.

距离比赛开场还剩下一些时间,相比聚集在场馆外的人群,只有几个工作人员的内部被衬得有点儿太过冷清来。

 

 

 

世邀赛终归不同于先前国内各个战队之间的较量。虽说自己拒绝了邀请用不着上场,却心里还是生出点儿担忧和紧张来。呼出一口浊气,听得有脚步声响在这空旷的通道,韩文清松了微微蹙起的眉。

 

"你到的倒是一如既往得早。"瞧见来人身上那件甚是熟悉的队服,韩文清收了倚着墙壁的动作自阴影里走出,上下打量一番面前的叶修。

 

"观众不要随意进出选手通道啊,会影响比赛的。"叶修叼着烟,笑着对上韩文清的视线。对于他出现也谈不上有多意外,甚至若是此刻他不在自己面前,才有点儿不合常理。

 

"场馆内不允许抽烟,在国外你收敛一点。"即便他叼着根烟,话语有几分不清楚,还是能听出与往常的些许不一样,方才松了眉头又蹙得更紧。韩文清抬手解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也不顾叶修喊着不愿,径自替他围上,"生病了也不知道多穿几件衣服。"

 

捻灭剩下的那截烟头,倒也找不出理由来拒绝这条围巾,叶修无奈地耸了耸肩。"感冒而已,又不影响什么。比赛输了麻烦才多呢。"言罢打了和呵欠,眼角泛出点点水光来,"诶,时间也差不多了,小喻他们估计也快到了。怎么,老韩你还想和他们叙叙旧?"抬眸笑着望了一眼韩文清,被瞪了一眼反而笑得更开心。

 

"不许胡闹。我先走了。"盯着叶修那个狡黠的笑容,终伸手揉了一把叶修那头黑发,韩文清扳过他的下巴不轻不重地吻了一下。

 

叶修抬手摸了摸刚刚被亲过的地方,啧啧两声,又引得没走远的韩文清回头瞧了他一眼。"没事没事儿,我就感叹两声哈。"

 

"少来。"韩文清瞥他一眼,手上忽然摸到大衣口袋里的东西,方才想起少了样东西没给他,将那小盒子向叶修那儿丢去,眉头微皱,"少抽点烟。"

 

"好好好,..."打量一番这个印满自己看不懂的语言的盒子,不过依照韩文清的性子,也能猜到几分是个什么东西。真没想到老韩居然也有这么操心的时候,叶修内心腹诽两句,却还是乐呵呵地将东西收下。

 

难得收到他的东西,总不能弗了人的好意不是么。

 

3.

主机嗡嗡的风扇声响在训练室里,没有灯光,只有角落里那台电脑的屏幕亮着幽幽的光。

画面停在剑客被打倒在地的那一瞬间,又被倒回刚刚开始的镜头。一遍一遍地放着,却始终放不到结尾,盯着那急速下降的血条,黄少天难得说不出一言半句,只是死死攥着手中的鼠标。

 

 

 

头顶的灯不知被谁忽然打开,过亮的光线刺得眼睛几分疼痛,摘了耳机瞪着出现在门口的人,黄少天张口就要蹦出几字却又吞了回去。

 

"怎么,我们少天同志怎么没声儿了,嗯?"走到他身旁看着这个咬紧下唇不肯说话,眼睛里却又满是委屈与不甘的人儿,叶修动了鼠标关掉终于放完的录像。

 

"叶修你..!!我难得有一天没力气不想说话不行吗,你以为天天说那么多话不累啊。打个比赛半条命都快没了还说话!"被叶修屈指敲了脑袋,黄少天终于有了点儿反应,死死瞪着自己身旁吐了口烟的家伙。嘲他两句又收了声音,转头望着屏幕,又想起下午比赛时自己竟然几分颤抖的手指和夜雨声烦根本无法动弹的样子,咬紧了自己的后槽牙,"叶修你这混蛋要是就过来说这个你可以走了!!本剑圣现在巴不得眼前清净呢!走开走开,让我一个人呆会儿!!"

 

"啧,少天同志,来打一场?"掐灭手上的烟,叶修看着黄少天这幅有话不说的样儿,下午比赛看了全程,自然明白他现在心里不痛快得很,却偏偏别扭地掩饰。冲他晃了晃两指间的账号卡,指了指黄少天电脑屏幕上藏着的荣耀窗口。

 

"...老叶你今天被附身了?"就在嘴边的话被叶修一个竞技场的邀请噎了一下,黄少天狐疑地打量着那个笑容依然是自己熟悉的那种总带着点儿欠揍味道的叶修,倒是暂时放下了一点点不痛快。"我靠,怎么都这个点了。张、张新杰要来查房了,..."刚想打开没退出的荣耀,意外瞥见右下角那个向着十点不断增加的时间,手一抖扔了鼠标。

 

"哦哟,少天同志怎么向恶势力低...唔...!"刚想去揉他的头发,就被人猛然堵住了嘴。有点儿惊讶地微微瞪大了眸子,连账号卡失手掉在地上也无暇顾及。叶修心里暗叹两句,今天一个个怕是都被比赛给刺激到了,顺便伸手摸了一把黄少天手感很好的腰。

 

"...你给我等着。等我把下场比赛给迎回来就去找你竞技场打一场。不行,老叶我们说好了啊,不许给队长和老王懵了啊,我先来!!"沉了眸色盯着叶修还未褪去惊讶和笑意的眼,黄少天又凑上去咬了一口他的嘴角,笑起来露出他那对虎牙。

 

"这你跟他们说啊,我又管不了..嘶,轻点轻点,咬破了你负责啊。"

 

"滚!!我当然会负责!!!"

 

 

 

4.

"哟,小喻你不怕被张新杰查房啊。"

 

纵然酒店的隔音效果很好,可也怕打扰到其他人休息,故而没将录像的声音开得很大。门口却突兀地响起一个分外熟悉的声音,没去顾及继续放着的录像,喻文州转头望向倚在门框上的人,笑了笑,"叶修前辈不也还没睡么。"

 

"这不是趁人去睡了才敢出来么。啧,张新杰这心是够脏的,门都是虚掩着的。"叶修转了一圈口中刚拆开的棒棒糖,确认门已经被自己关好后,几步走到沙发那儿凑过去看了一眼喻文州摊开的笔记本,"对了,正好关于这场比赛我有点儿发现想和你说呢。"倒是也不同喻文州客气,直接抢了起身去倒水的他的位置,细细研究那几页笔记来。

 

"嗯?前辈有什么发现?"听到叶修有重要的东西想和自己说,喻文州喝了几口水勉强缓解口渴便回了沙发那儿。沙发背并不高,恰好自己可以伸手圈住坐在沙发上的人,喻文州也确这么做了,却没忍住突然的一个呵欠。

 

"困了就去睡呗,明儿反正也闲着,不着急,正好我回去再好好研究研究。"离了屏幕倒是可以看清喻文州眼下又浓重了几分的青黑色,叶修伸手按了空格暂停一直放着的录像,合了笔记本拍拍喻文州的手。

 

"身为队长,自然要为领队分忧。"夺过叶修手上的棒棒糖舔了一口,甜腻的味道自舌尖晕开。喻文州笑着将糖还了回去,"前辈也早点睡,晚安。"

 

叶修又舔了两口手中的糖,见没剩多少索性直接塞到喻文州的手里,"行呗,晚安啊小喻。"话至此也就不多待了,却走到门口才想起自己好像还拿着喻文州的笔记本,半只脚踩在门外,最后回头给喻文州留了一句,"对了,你笔记本儿借我用一下啊。"

 

房间里便也只剩喻文州瞧着那根似乎草莓味儿里还混着叶修身上味道的棒棒糖,眸子里尽是笑意。

 

 

 

5.

拿着从前台要来的备用房卡,"滴——"一声刷开紧闭着的房门。真是应该庆幸自家麻烦哥哥没有加个链的习惯,否则自己这样凌晨突然到来却被锁在门外还真是有点儿尴尬。叶秋扫了一眼地上挡住自己脚步的一摊资料,轻叹一声弯腰拾起,替人理得整整齐齐放在门口的大理石台面上。

 

 

 

虚掩着的房门并不能挡住来自屏幕的光。没向房间里走几步,叶秋就能清楚地知道叶修肯定还在研究白天那场输了的比赛。

 

"搞什么啊..这么晚还不..."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并不想惊动里面大概是全神贯注盯着屏幕的人。却是发现录像虽然还是在放着,椅子上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爬在桌上陷入睡眠。出口的话说了一半又吞了回去,叶秋凝着叶修那张映着屏幕幽幽光亮的睡颜,良久连着叹了几声。

 

 

 

"...真是的,知道你看中这回的世邀赛,谁让你这样儿折腾自己身子了。还好韩队和我说了一声你感冒的事儿,要不然早上肯定得发烧。...."

 

还不大清醒,感觉脑子里的分析数据全都被糅成了一团糨糊。叶修眯着眼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自己耳边念叨不停,虽然比黄少天好上太多但是也很要人命。打了个呵欠揉揉眼睛,总算是视野清晰了几分,困意却仍是没有退干净。带着怀疑地上下打量一番坐在自己床边的人,半个呵欠戛然而止,"叶秋...?"

 

突然被唤了名字打断自己的碎碎念,叶秋愣了几秒。见床上的人一副没有完全醒来的样子,带了点儿笑容,俯身在人额头上落了一个轻吻。

 

"早安,亲爱的哥哥。"

评论(6)
热度(47)

© 寻笙 | Powered by LOFTER